首页  »  综合小说  »  [生命鞋](外传)
[生命鞋](外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3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冷燕这个女人最好永远闭上眼,因为她只要一睁开眼睛,就一定会变着法地 折磨人。
 
  郭兴天是这样认为的,所以只要一看到冷燕睁开眼睛的样子,他就觉得自己 一天的霉运开启了。
 
  不得不说冷燕是个精力很旺盛的女人,就算晚上把那个男人折磨到半夜,第 二天天一亮,她就可以爬起来,挎着包,脚上蹬着郭兴天,大步流星地出了门。 
  除了冷燕那一脚洗不掉的臭气之外,她走路的时候还有其他特征。
 
  冷燕的步伐非常的大,每走一下就要把腿甩得老高的,然后重重落下。而且 她还有一个非常糟糕的坏习惯,那就是碰上什么石子的,她从来不会避开,径直 就那么踩了下去。
 
  所以郭兴天时常都能感受到这种舌苔被硬物顶起的感觉,就像是要从他的舌 头上抠掉一块肉。他非常担心长此以往下去,套在他外面的那层外衣磨破了,他 的舌头真会被一点点地挖掉。
 
  作为一只跟高九厘米的高跟鞋,郭兴天最期望的是冷燕能在那么作的时候, 冷不防地摔上一跤,然后崴了她的脚。
 
  这样她就可以消停几天,也可以放他几天的生路。
 
  但是冷燕走路的特征就在于虽然步伐大,但她稳得住,还就没摔倒过。 
  不过冷燕倒也不是没有因为她的作吃瘪过,这天,她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突 然跑到了乡下。然后就是因为她走路太大步又太快的缘故,撞到了一个农妇。 
  「你赶着去投胎啊你?」农妇气鼓鼓地大吼了一声,用力一推,冷燕就这么 退退退……退到了一堆牛屎里,她才稳住了脚。
 
  而郭兴天就这样毫无意外地陷阱了牛屎里,之所以没有臭晕过去,那是因为 他根本不会晕。这种被牛屎包裹着的感觉,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妈的,你找死呢!」冷燕一看自己脚下的那滩刚被牛拉出来的东西,顿 时也惹毛了,冲上前去跟农妇扭打在一起。
 
  就这样,郭兴天刚被从牛屎里拔出来,就踹到了农妇的肚子上,当然在打斗 的过程中,他没少被农妇打着踹着,疼得他直流眼泪。不过他只能庆幸冷燕这样 做还是能给他带来一个好处的,那就是可以把他身上的牛屎蹭掉。
 
  到底还是没蹭干净,还有很多黏在他的腮帮子上。这还是郭兴天在成为鞋子 之后第一次变得这么臭不可闻。
 
  要是在刘琳身边,哪能遇上这样的事?高贵的琳琳才不会允许她和她的东西 有一点污垢。
 
  和刘琳相比,冷燕根本就是提鞋都不配,真不明白她们怎么会成为朋友?最 让郭兴天不能接受的是这个肮脏粗鄙下贱恶心的女人,竟然成了他的主人,他将 可能过这样的日子长达一年。
 
  因为刘琳说一年之后会来接他,郭兴天也只能这样接受着。
 
  回到家里,冷燕脱下鞋,直接将还粘着牛屎的郭兴天砸在了小男孩的身上。 
  「要是洗不干净,你就给我舔干净!」冷燕指着小男孩的鼻子警告道。 
  小男孩抱着郭兴天和另一只鞋子,浑身颤抖地转了身,去了洗衣机旁。 
  洗衣机好像坏了,小男孩捣鼓了好一阵,都没弄好,最后只能用手洗。 
  这还是郭兴天成为鞋子之后第一次洗澡,以前在刘琳那里根本不用洗,刘琳 那么爱干净,所以他也一直都干净着。
 
  小男孩将郭兴天放入加了洗衣粉的时候,郭兴天差点窒息过去。为了保证他 能变得洁净,小男孩拿着刷子把他里里外外刷了一遍,然后又用指甲这里抠抠, 那里抠抠。
 
  郭兴天对于这一次的洗澡只能用「痛不欲生」四个字来形容。
 
  但是接下来,他将经常感受到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冷燕除了是个很肮脏的女人之外,她还是个很下流的女人。她说那男人背叛 她,所以白天放那男人去挣钱回来养她,到了晚上,她就要把那男人五花大绑起 来,然后自己出来鬼混。
 
  冷燕最常去的是这地区最烂的一家酒吧,为什么说是最烂的,这里男盗女娼, 还经常发生打架斗殴事件。
 
  冷燕每次来了之后,都会先去舞池里转上一圈,看有没有被她看上眼的。 
  冷燕喜欢小白脸,每次都会用手指去勾小白脸的下巴,然后只要她把包里的 钱拿出来,小白脸就会跟她走。
 
  他们会去附近的酒店开房,冷燕将随身携带的用具全部用在小白脸身上,什 么捆绑,鞭打都是小意思,对于她来说是家常便饭。
 
  冷燕高兴的时候会给「爆菊」,拿一根铁棍子直接从小白脸的后面捅进去, 随后郭兴天就能听到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一下一下地折磨着他的耳膜。 
  没有小白脸的时候,冷燕就会坐在柜台上喝酒,一杯接一杯,直到把自己灌 醉为止。冲到卫生间里吐得稀里哗啦,这样也算是好的时候。
 
  这次,她直接弯腰就吐了,郭兴天被她吐出来的东西溅得浑身都是。这东西 跟牛屎一样臭,郭兴天被臭得浑身发抖。
 
  「哈哈哈……我好开心!」吐完之后,冷燕就开始怪笑,一路狂笑着回到家 里。
 
  推开家门,直奔过去倒在沙发上,冷燕并没有睡去,她翘了一下脚,然后就 看到了被她吐得面目全非的郭兴天。
 
  「小崽子,你去哪儿了?给我死出来!」冷燕咋咋呼呼地把小男孩叫出来。 
  小男孩这个时候早就睡下了,不过还是在她的吵闹声中被吓得哆哆嗦嗦地来 到客厅。
 
  「妈,什么事?」
 
  「什么事?给我跪在地上,把它舔干净!」冷燕把脚上的郭兴天脱下来,砸 到了小男孩的身上。
 
  小男孩吓得跪在地上,不停地发抖,抱着郭兴天,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还敢哭?你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冷燕指着小男孩大吼一声, 「给我舔!」
 
  小男孩颤着身子,闭上眼睛,不敢再让眼泪流下来,然后还是俯下头去,伸 出了舌头,舔了口郭兴天身上的脏东西。
 
  郭兴天颤抖了一下,小男孩的舌头非常的柔软,舔他的时候,他受到了从来 没有过的爱抚,但是看到小男孩把这些脏东西吞进嘴里的时候,他的眼泪流了下 来。
 
  看到儿子吃这种脏东西,里屋的那个男人还是挣扎了好几下。冷燕立刻把注 意力放到了他身上:「你不用这么急躁,我有更好的东西给你吃!正好我现在急!」
 
  冷燕说着就站起身来,走到男人面前,撩开裙子,脱下内裤,然后命令男人: 「张嘴!你要是敢不喝,我就弄死你!」
 
  男人青着一张脸,还是乖乖地张了嘴,然后冷燕坐了下去,对着男人的口, 拉了好大一泡尿。
 
  冷燕这还算是心情好的时候,换了心情不好的一天,她直接喂男人吃屎。是 他拉出来,然后让小男孩过去喂。
 
  这对父子已经被他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郭兴天看到这一幕,看到很痛 心,眼泪哗哗地流。这个时候,那两颗蓝宝石总是特别的亮,特别地好看。 
  那个男人在被快要逼近崩溃的边沿时,他还是有想过要反抗的,他拿着一把 刀子,悄悄地走到冷燕的身后。
 
  郭兴天看在眼里,非常兴奋,他不停地呐喊着:刺她刺她,不管是为了你还 是儿子,只有弄死这个女人,你们才会有出路。
 
  虽然男人根本听不到他的呐喊,但他还是想喊。
 
  可是最终,男人的刀子还是没有落下,在冷燕转身的时候,吓得丢下刀子, 跪在冷燕面前痛哭流涕。
 
  不知道他是悔恨得哭,还是吓得哭,总之是哭了。结果可想而知,他的活动 权利几乎被冷燕剥夺了。
 
  他是彻底没救了,连这最后的一次自救机会,他都放弃了,那他就只能等死 了!
 
  对于冷燕没有最毒的时候,因为每次,郭兴天觉得她已经毒得像只野兽的时 候,她很快变化来更毒的一招。
 
  这天,冷燕又去酒吧了,家里那男人越来越没用,自然是满足不了她,她只 能找个新猎物。
 
  但是她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新猎物,结果被一个很有钱的富婆给 拉走了,冷燕还被那富婆扇了两耳光。
 
  冷燕怒气十足地回到家里,把气都撒到了那男人身上,对男人虐打了一阵之 后,她的目光放在了角落里的小男孩身上。
 
  「我看你儿子都比你有用!」冷燕走上前两步,然后指着小男孩大喊,「给 我过来!」
 
  小男孩颤抖着,慢慢地走到冷燕面前。
 
  「这么慢,是想找死啊?」冷燕一边咒骂着,一边上下其手,扒掉了小男孩 身上的衣服,然后握住了小男孩的下面。
 
  「不错嘛,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啊?」
 
  在冷燕肆意疯狂的笑声里,小男孩就像是风里的落叶,随时都可能吹落。 
  贱人!放开孩子!这是郭兴天最后一次在心里呐喊,因为这次之后,他已经 不相信冷燕还能干出点人干的事情来。
 
  「抖什么抖?要跟你那死鬼老爸一样没用,老娘我可就不疼你了!」冷燕狠 狠地拧了一把小男孩的脸,另一只手还握着小男孩的小弟弟不停地摩挲着。 
  小男孩原本就惊恐不已,再被她的吼声一下,身子抖得就像是筛糠似的。 
  「给老娘躺下!」冷燕一把将小男孩推在沙发上,然后埋头含住了小男孩的 小弟弟,开始舔了起来。
 
  冷燕在小男孩眼中,无疑已经变成了一只硕大无朋的魔鬼,她以强壮的身躯, 将小男孩控制得死死的。这一次再没有让他舔,而是反过来给他舔,小男孩知道 等待着他的是魔鬼的新戏码。每次当魔鬼把他的小弟弟全部含住,然后用牙齿咬 一下的时候,他都怀疑自己已经没有小弟弟了。直到魔鬼又把他的小弟弟吐出来, 他才喘出一口气来。
 
  他真的很担心魔鬼一个不高兴就会把他的小弟弟吃掉。
 
  同样忧心的还有躺在鞋架最高端的郭兴天,看着冷燕忙碌的样子,他的心一 下下地抽着。冷燕今天的做法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她该不会是想小男孩来满足 她吧?
 
  「怎么还不硬啊?」冷燕忙活了好一阵之后,发现握在手里的东西还是软趴 趴的,顿时来了火气。
 
  硬?她竟然真的要小男孩硬起来?我草你个冷燕,有本事你来搞老子啊!只 要你搞得动老子,老子随便你搞!郭兴天满心不能抑制的愤怒,他实在看不下去 了,冷燕这只老母猪竟然想要一个孩子对她有起反应。
 
  郭兴天真的很想闭上眼睛,他不想再看到眼前的画面,但是他的眼睛闭不上, 眼前的画面在往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进行。
 
  冷燕继续着口下的动作之时,一根手指伸进了小男孩的肚脐处,想要刺激小 男孩兴奋起来。
 
  小男孩在冷燕的一番放荡行为下,身体颤得更厉害了,头上渗出层层的汗水, 他紧咬着牙齿,想叫又不敢叫的样子实在是痛苦极了。
 
  只是他的小弟弟一直没有硬起来,没有达到冷燕想要的效果。
 
  哪能这么容易?郭兴天回忆起自己的第一次。因为家境不错,完全满足得了 他的物质条件,所以他在泡妞的路上一直是走得顺风顺水的。
 
  往往只要他有那么点意思,女人就成堆成堆地往他身上扑。
 
  他的第一次给了一个大他几岁的成熟女人,不过他当时已经十六岁了,距离 他能硬起来也快三年。
 
  那女人非常漂亮,上面是F罩杯,把他的小弟弟夹在里面的时候,那个紧, 那个软。
 
  至于她的下面跟个电动马达似的,总之啊,第一次就把他带到高潮,让他欲 仙欲死。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深深感受到了女人身体的美妙之处,从此不能自 拔,以致于走上刘琳这条不归路。
 
  不过他并不后悔,琳琳不是那些庸脂俗粉能够相比的,她胯下的香味,他倒 现在都记得。
 
  他有一种预感,终有一天,琳琳会给他的。但不是他占据她,而是她占据他, 不过都一样,他心悦诚服地被她征服。
 
  郭兴天才在浮想联翩里找到一丝快乐的滋味,就被刺耳的叫声拉回了现实。 
  冷燕那只发情的老母猪突然从地上跳起来,冲进了房间里。而小男孩还躺在 沙发上一颤一颤的,不过看他全身完整无缺,没被老母猪啃伤哪里,郭兴天这才 松了一口气。
 
  但是冷燕的后招还在后面,她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手里竟然拿了一瓶药水。 
  「这次要是再不行,你就给老娘去死!」冷燕气愤地吼完这话,扑上前去捏 开小男孩的嘴,把那瓶药水全倒进了小男孩的嘴里。
 
  小男孩来不及吞咽,鼻子里也灌了不少进去,引发距离的咳嗽,本就孱弱的 身体抖得停不下来。
 
  冷燕扔掉手里的瓶子,抱着胳膊,看着小男孩的反应冷冷地笑着。
 
  郭兴天看着被扔到他脚下的瓶子,觉得很眼熟,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 有一次他一个人大战三个妞的时候,朋友给他推荐过。
 
  不过这东西不能整瓶喝完的,否则药性太猛,很难控制。想起刚才小男孩喝 了一整瓶,郭兴天顿时觉得浑身发冷,好像他也要颤抖起来。
 
  事实上是这瓶药水真的很猛,小男孩喝下之后,没一会儿就起了反应,小弟 弟翘上了天,又红又肿。
 
  「妈——我好辛苦——」小男孩在沙发上翻滚着,全身燥热,汗水如雨。体 内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就要冲破而出。
 
  「想要是吧?乖儿子,妈这就给你!」冷燕脱得一丝不挂,骑到了小男孩的 身上,握住了小男孩红肿的小弟弟,摩擦了两下,对准自己的穴放了进去…… 
  「啊——」
 
  一时间房间内闯荡着两种叫声,一种是来自小男孩痛苦的哀嚎声,一种是来 自冷燕淫欲爆满的兴奋声。
 
  不管是哪一种,对于郭兴天来说都是快要令他疯掉的折磨。
 
  那欲要撕裂他眼球的画面,就发生在他眼前,他的眼睛已经闭不上了,只能 用泪水一遍遍的覆盖。
 
  小男孩吃完了一整瓶的药水,所以精力旺盛到了极点,成了一个金枪不倒的 小战士,这一站一直从晚上持续到第二天中午。
 
  冷燕的嘴里已经在不断地叫救命了,但是她的双手还是紧紧地抱住小男孩, 根本不想小男孩离开她。
 
  这大概是冷燕最满足的一次,最终以小男孩药效过后的精疲力竭而告终。 
  那一天晚上,冷燕非常满足地睡去,鼾声震天,小男孩则缩在角落里,抱着 小小的身躯,彻夜没合眼。
 
  不管他这样的年龄能不能承受这些遭遇,他都正在承受着。这样一棵纯洁无 暇的苗子也被冷燕给毁了,这个女人有本事活在世界上,是靠她的毫无人性。 
  自从把小男孩列为目标之后,冷燕每天晚上都会回家,强迫小男孩喝下她买 来的药水,以备随时都能为她服务。
 
  可能是因为不断服用药水的缘故,小男孩的身体像是蒸松糕似地膨胀了起来, 但是他的头却越来越低。
 
  他总是合不上眼睛,无论白天晚上,除了打理家务之外,冷燕是他随时准备 服务的对象。
 
  他从一个不会笑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惟命是从的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