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白骨女王](01-02)[作者:一个人]
[白骨女王](01-02)[作者:一个人]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94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小姐——!祭品已经准备好了——!您看……」
 
  苍茫的崇山峻岭间,被视为极阴之地的两山之间赫然耸立着一栋略显阴森的 别墅,身穿一袭黑色紧身皮衣皮裤的女人虔诚的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提醒着那 位正在闭目养神的少女。
 
  「嗯?」
 
  用人骨和活剐的婴儿皮做成的靠椅之上,面容精致的少女嘴角勾起一丝诡异 的的弧度,半眯着的双眸睁开,却是没有看自己脚下的女人,眼角的余光瞥了一 眼屋子正中间那十八位被精挑细选出来的男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男人人们浑身赤裸着被绳子死死地捆绑着,围成一个圈的他们中间是一个二 十厘米见方的洞,深不见底的洞口中飘散而出阵阵阴气。而更让他们恐惧的是摆 放在他们身边的那一根根类似于习惯一样金属质地的钢针,钢针的下端连接着细 长的软管,管子都塞进了那深不见底的洞中,一切都显得那样恐怖诡异!
 
  脚踩着长及大腿根部黑色漆皮高跟靴的她漫步到了瘫软在地上,已然晕死过 去的少年身边,优雅的抬起美腿,用自己那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轻抚着少 年的嘴唇。
 
  「被吓死了吗?还是在装睡呢?凯哥哥——!快点醒来哦——!」
 
  微微翘起玉足,靴底那长达十五厘米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恶毒的正对着少年 的手掌踩下!尖利的靴跟瞬间刺破了手掌的皮肤,伴随着脚踝的扭动,就像是残 忍的钻头一样竟然活生生的刺穿了少年的手掌!
 
  「啊——!!」
 
  凄厉的惨叫着,少女口中的凯哥哥拼命的挣扎着,可他越是挣扎,手掌间的 疼痛感就越是强烈!另外一只手死死地抱着少女的高跟靴,脸也贴合着那长及大 腿根部的高跟靴,用力的蹭着,用以减轻疼痛,带着哭腔哀求着:「饶命啊——! 饶命啊——!你要多少钱都可以——!别杀我——!!!」
 
  「凯哥哥——!你不认识人家了吗?」
 
  听着熟悉的声音,王凯下意识的抬起了头,顺着那带给自己无价疼痛的高跟 靴朝上看去,纤细的腰肢,波涛汹涌得恰到好处的双峰,白皙修长的脖颈之上是 那熟悉的俏脸,王凯下意识的惊呼一声:「刘丽颖!怎么是你!!」
 
  「哈哈哈——!怎么了?没想到会是我吗?凯哥哥,今天带你来这里就是为 了让你见识这最重要的时刻啊——!」
 
  说话间刘丽颖猛的拔出了踩穿了王凯手掌的高跟靴,深吸一口气,享受着空 气中弥漫着的血腥气息。打了个响指,冷冷的命令道:「开始吧!我都快等不及 了!」
 
  站在男人们身后的女仆得到了命令后连忙进地上金属质地类的钢针拿起,另 外一只手则是快速的撸动着男人们胯下那疲软的小弟弟,女仆们手上的功夫都极 好,快速的撸动与一轻一重的摩擦间,那原本疲软的小弟弟在她们的手指间积聚 的膨胀着!
 
  察觉到了自己手中小弟弟的变化,女仆猛的将冰冷的钢针顺着男人们微微张 开的马眼口插了进去!毫不留情,直到将钢针完全塞进男人们的小弟弟里为止! 
  看似光滑的钢针表面实则布满了细小的倒刺,一旦被插进男人的小弟弟里就 再也拔不出来了,除非连带着将小弟弟也活生生的给拔下来!而钢针的内部是中 空的,类似于吸管一般!
 
  「啊——!啊——!饶命啊——!饶命啊——!!」
 
  被精挑细选出来的男人凄厉的惨叫哀嚎着,而女仆们面无表情的用自己的手 去摩擦撸动着那已经被钢针完全插进去的小弟弟,另外一只手则是把玩揉搓着那 低垂着的子孙袋。在强烈的刺激下,精华伴随着鲜血喷涌而出,顺着那吸管一般 的钢针尾部那细小软管流淌到了阴森诡异的洞口之中!
 
  看着眼前诡异残忍的一幕,享受着男人们凄厉的惨叫,刘丽颖嘴角勾起一丝 阴毒的神色。这是她早就预谋好了的,从小生于富家豪门的刘丽颖对于那位传说 中以虐杀为乐的白骨精就充满了兴趣,在现实中,她也是一位不将人当做人看, 只是将他们当成自己发泄工具的女王!自从九岁那年亲自踩死了一位曾经得罪过 自己的同学之后,她便迷上了那种虐杀的感觉!
 
  「丽颖——!这——,这是在干什么啊?」
 
  被眼前血腥的一幕吓傻了的王凯被手掌上的疼痛感又拉回了现实,抬头仰起 着与自己青梅竹马,平日里温婉恬静的刘丽颖,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手上的伤口就 是拜刘丽颖那残忍性感的高跟靴所赐!
 
  「哈哈哈——!一会你就知道了,本小姐今天原本是想带着我弟弟来见证这 一历史性的时刻的,可我怕等自己成为白骨精的时候会忍不住将这里的所有人都 踩死,吸干!我的宝贝弟弟我可舍不得,所以就把你给带来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建造别墅吗?」刘丽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 己脚下一脸茫然的王凯,双眸间满是嗜血的欲望!轻启玉齿继续说道:「我查阅 了大量的历史资料,这个地方在清朝的时候,慈禧为了满足自己长生不老的愿望, 在这里用上万男人祭祀,只为了将地下那位被封印的白骨精唤醒,可她只完成了 大部分,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她死了。可现在……」
 
  就在这个时候,被刘丽颖当成祭品的男人们身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 萎缩,那幽深的洞口内,一缕缕淡紫色的雾气伴随着刺骨的寒意飘散而出! 
  转瞬之间男人们都被吸干,成为了一堆堆森森白骨,而那缕缕淡紫色的雾气 则是汇聚成了一具骷髅的形状!地上的女仆们都吓得瑟瑟发抖,只有刘丽颖傲然 站立着,那具若隐若现的骷髅飘到刘丽颖的身边,却是虔诚的跪伏在了刘丽颖的 脚下!
 
  「还想要血食是吗?我知道你现在很虚弱,不能见到阳光,可我等待的就是 这个机会啊!我不需要白骨精复活,因为我只是要利用你成为白骨女王!」 
  优雅的抬起美腿,高跟靴顺势一脚踩在那具人形骷髅的脑袋上,玉足用力一 碾!淡紫色雾气汇聚而成的人形骷髅瞬间被踩散,顺着刘丽颖那长及大腿根部的 高跟靴一路朝上攀沿着,顺着她那粉嫩的蜜穴口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崇山峻岭间霎时电闪雷鸣,山间的野兽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低眉顺眼的哀嚎着, 阵阵阴森的寒风从山谷最深处席卷世界,仿佛要告诉世人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那 位残忍血腥到惨绝人寰的白骨女王将要降临人间了!
 
  「嗯——!嗯——!!!」
 
  伴随着淡紫色雾气进入蜜穴内的强烈刺激,刘丽颖情不自禁的蚀骨娇嗔呻吟 着,这一刻她已经谋划了太久了!用血食祭品将白骨精唤醒,然后趁着白骨精最 为虚弱的时候让她与自己合二为一!这样刘丽颖就可以完全控制白骨精,成为新 的白骨女王!
 
  天地为之色变,刘丽颖在声声娇嗔中睁开了眼睛,泛着淡紫色妖魅光泽的双 眸间散发着的是让人不敢直视的女王气势!白皙的芊芊玉手伸出,如葱般修长的 手指对着不远处的女仆勾了勾。
 
  「来——!来——!来——!」
 
  女仆本能的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可那萦绕在耳畔的轻呼却像是恶魔的召唤般 诱人,身体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朝着刘丽颖的方向爬了过去!
 
  「不——!小姐——!不要——!!」带着哭腔,女仆只是一个劲的摇着头, 可一切哀求在已经化身成为白骨女王的刘丽颖面前都是徒劳的!
 
  「可真是美味啊——!你应该感到荣幸啊——!你可是白骨女王吸食的第一 只血食!」
 
  「啊——!!」尖利而凄惨的哀求声响彻偌大的别墅,随风飘散。
 
  冰冷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可怜兮兮的女仆, 贪婪的深吸一口气,一缕缕血红色的雾气顺着女仆的身体飘散而出,在空中汇聚 在一起,被吸入了刘丽颖的小嘴里!
 
  慢慢的享受着,一分多钟后,意犹未尽的刘丽颖轻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脚 踩着高跟靴看都没看自己脚下已经变成一堆白骨的女仆,自顾自的朝着王凯的方 向走去!
 
  「丽颖——!不——!白骨女王,求求您饶了我——!我不想死啊——!!!」 
  欣赏着青梅竹马男朋友在自己脚下犯贱的哀求,刘丽颖也想试试白骨精的实 力,玉手轻挥,王凯身上的衣服瞬间撕裂,赤身露体的他下意识的用手去捂着自 己胯下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
 
  「嗯?手挪开!让我好好的看看你的贱根——!」
 
  在人前隐藏着自己的本性,亲朋好友的眼中一向温婉恬静的刘丽颖其实是位 不折不扣的的嗜血女王!优雅的抬起那被长及大腿根部的高跟靴包裹着的美腿, 微微翘起玉足,扭动着脚踝,带动着靴底那泛着金属光泽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撬 动着王凯的遮掩着胯下贱根的手指。
 
  「女王——!求求您——!」
 
  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处境的王凯下意识的用双手握着刘丽颖的高跟靴,轻轻地 摇晃着,乞求着自己的女朋友可以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饶恕自己。
 
  「挪开!」
 
  没有丝毫感情的话语中带着不可置疑的威严!王凯那原本被刘丽颖的靴跟刺 穿的手掌流淌出的鲜血沾染到了刘丽颖的高跟靴上,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 的消逝!被刘丽颖的美腿所吸食!
 
  被威严冷酷的声音所震慑到了,王凯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可嘴里还在小声的 哀求着:「丽颖——!女王——!我——!我不想死啊——!!」
 
  厌恶的皱了皱眉,刘丽颖有些后悔没带自己的宝贝弟弟来欣赏自己化身为白 骨女王的样子,从小到大都将弟弟视为宝贝的她很想看着弟弟会怎样面对她这位 白骨女王姐姐!此时的刘丽颖原本白皙的肌肤更添魅惑的光泽,身材也变得更加 完美,前凸后翘间修长笔直的双腿没有丝毫瑕疵!
 
  「死吗?我只是会吸干你啊——!这样你就可以成为滋养我娇躯的养料了啊 ——!再说了,你可是白骨女王所吸食的第一个男人啊——!!!」
 
  说话间刘丽颖的高跟靴轻轻地踩下,高跟靴前端那厚达三厘米的防水台部分 刚刚好将王凯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踩在脚下,对于男人一向不屑一顾的刘丽颖每 次玩弄男人的时候都会用尽各种办法将男人的小弟弟给踩烂!她很是享受那种将 男人的象征踩在脚下,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摇尾乞怜的犯贱模样!
 
  「嗯——!!!」
 
  情不自禁的呻吟一声,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王凯那被刘丽颖冰冷高跟靴踩 在脚下的小弟弟反而很是兴奋!带着诱人防滑纹的靴底伴随着刘丽颖玉足的轻轻 揉搓慢慢的摩擦着那卑贱的小弟弟,透过靴底,刘丽颖感受着自己脚下小弟弟渐 渐膨胀的感觉!
 
  「凯哥哥——!想要吗?」不轻不重的揉搓着,刘丽颖白皙的俏脸上泛着一 丝潮红,撩开包臀连衣短裙,两腿之间那粉嫩的蜜穴正对着王凯的脸!
 
  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王凯以为是刘丽颖想要自己用胯下的小弟弟去满足她, 兴奋得连连点头!从小青梅竹马的两人在外人看来一定早就有了肌肤之亲,可只 有王凯自己知道,在平日里,想要牵着刘丽颖的手都是痴心妄想!
 
  「你配吗?我是想问你想不想在死之前在我的高跟靴下发泄!哈哈哈——! 你个贱货,你以为是什么?」
 
  厌恶的瞥了王凯一眼,刘丽颖那粉嫩的蜜穴微微张开,与此同时,一股强大 的吸力从蜜穴口旋旋而出!跪在地上的那十几位女仆身体颤抖着,一缕缕血红色 的雾气顺着她们的身体飘散而出,虔诚的进入刘丽颖的蜜穴内!
 
  「嗯——!感觉真不错啊——!」
 
  媚眼迷离的刘丽颖享受着来自于血食的滋养,身体得到了极大满足的她情不 自禁的扭动着妖娆娇躯,而原本轻踩着王凯小弟弟的高跟靴也加大了力道,跪在 她脚下的王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自己平日里温婉恬静的女朋友化 身为冷酷无情的白骨女王!
 
  玉足快速的揉搓着,刘丽颖在血色的滋养下越发的兴奋,只是将王凯胯下那 被自己踩着的小弟弟当成了随时可以被碾碎的物品一般,坚硬的靴底慢慢的将那 卑贱火热的小弟弟踩扁,快速的摩擦揉搓间,阵阵酥麻的快感顺着小弟弟袭遍王 凯全身!
 
  「啊——!嗯——!女王——!女王——!!」欲望战胜了恐惧,王凯双手 死死地抱着那只正揉虐碾踩着自己小弟弟的高跟靴,身体情不自禁的抽搐着,带 动着胯下被踩扁了的小弟弟去配合着刘丽颖高跟靴的玩弄。
 
  已经将女仆们吸食完毕的刘丽颖双眸间泛着阴毒而诡异的神色瞥了一眼自己 脚下犯贱的王凯,没有丝毫怜悯,优雅的踮起玉足,用力一踩!
 
  『滋滋滋』强烈的刺激下,一股股滚烫的精华从王凯的小弟弟喷涌而出!乳 白色的精华顺着刘丽颖靴底的防滑纹流淌了出来,白骨女王并不想吸食王凯的精 华,只想用他的精华来清理靴底!
 
  如葱般修长的手指伸出,猛的正对着王凯的眼珠就插了过去!还来不及哀求 与闭眼,王凯眼睁睁的看着刘丽颖的手指插爆了自己的眼珠!一缕缕血红色的液 体顺着白骨女王修长白皙的手指被吸了进去!而高跟靴下,王凯的精华止不住的 喷射着!
 
  「是不是很兴奋啊?卑贱的精华可以接触到我高贵的靴底——!喷吧,我会 在你精尽人亡之后再吸干你的——!!!」
 
                第二章
 
  「嗨——!帅哥,这么晚了一个人不孤单吗?」
 
  银白色的跑车稳稳当当的停下,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之上,孤身一人的背着 书包放假回家的男生眼神灼灼的盯着跑车半开的窗口内露出了那副妖艳的俏脸, 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已经成为白骨女王的刘丽颖将自己白皙的芊芊玉 手伸出车窗之外,如葱般的手指指着男生胯下那撑起的大帐棚,戏虐的诱惑道: 「我想吸干你,你愿意被我吃了吗?」
 
  脑子里一片空白的男生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在清楚的感受到了疼痛后才明白 原来不是在做梦,惊喜之下连连点头!
 
  「那我就不客气了——!」白皙的芊芊玉手快速的弯成爪状,玉手轻挥,五 道淡红色的气流从刘丽颖的指尖发出,宛如刀锋一般划破空气,朝着男生的两腿 之间飘去,男生的裤子瞬间碎裂,而那没有了束缚的小弟弟一柱擎天般正对着刘 丽颖妖艳的俏脸颤抖着!
 
  「啊——!!!妖怪啊!妖怪!」
 
  裆下一凉,山间的冷风让男生有些清醒了,脑子里回忆起小时候老辈人口耳 相传吃人不吐骨头的白骨精,听说白骨精最善于魅惑男人,然后吸干他们的精血! 不敢做过多停留,男生丢下书包下意识的转身就逃。
 
  「嗯?想逃吗?那可不乖哦——!」
 
  泛着淡紫色魅惑光泽的双眸瞥了一眼拼命逃跑的男生,弯成爪状的芊芊玉手 间一股强大的吸力旋旋而出!男生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使唤了,本来在朝 前逃跑,可整个人却是在朝后倒退!原本可以隔空就将男生吸干的刘丽颖就喜欢 看着血食们那对自己无比惊恐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饶命啊——!饶命啊——!求求您饶了我吧——!!!」
 
  已经被吸到了车门边的男生自知无力逃跑,只能是一个劲的哀求着眼前的白 骨女王,幻想着冷艳魅惑的刘丽颖会大发慈悲的饶恕自己。可白骨女王刘丽颖只 是戏虐的瞥了他一眼,如葱般的手指轻轻一挥。
 
  「嗯——!!」
 
  男生的喉咙处被刘丽颖玉手轻挥间割开了一道细如发丝的伤口,魅惑的双眸 间泛着妖异神色的刘丽颖嘟起小嘴,深吸一口气,一缕缕血红色的液体顺着男生 的喉咙被吸进了嘴里,与此同时,男生胯下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里也喷射出一股 股的精华,混合着鲜血被白骨女王所吸收!这是白骨女王的赏赐,让男生有幸在 死之前还可以喷射精华!
 
  ……
 
  「姐——!姐——!我要——!踩死我——!踩死我——!!」
 
  市区最为高端的别墅小区内,万家灯火间刘元独自一人跪在鞋柜边,一手拿 着一只姐姐穿过的白色帆布鞋,鼻子深探进鞋口内,贪婪的呼吸着,享受着那诱 人的幽香。另外一只手则是快速的撸动着那被姐姐棉袜包裹着的,坚硬如铁的火 热小弟弟,快速的撸动中,棉袜特有的强烈触感带来的酥麻快感让刘元胯下的小 弟弟几乎达到了极限!
 
  今年就即将高考的刘元与正在读大三的姐姐相处的时间越发的少了,而他平 日里发泄自己欲望的工具就是姐姐的鞋袜,以往忙于生意的父母对于姐弟俩疏于 照顾,与姐姐格外亲密的刘元对于姐姐那让无数人企图跪舔而不可得的修长美腿、 绝美玉足充满了异样的情愫。
 
  就在刘元已经忍不住了,体内积聚的精华即将顺着小弟弟喷涌而出的时候, 高跟靴踩踏地面的声音响起,刘元知道那是姐姐快要回来了,连忙将帆布鞋放回 鞋柜中,意犹未尽的将裤子穿上。
 
  连忙站起身来将门打开,眼角的余光下意识的瞥向地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 一双粉红色的及膝高跟靴,刘元只觉得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强忍着想要跪舔姐 姐高跟靴的欲望顺着那诱人的高跟靴朝上看去,靴口之上是那掩映在半透明黑丝 袜内的修长美腿,不敢再看,刘元害怕自己会忍不住直接跪在姐姐脚下,连忙抬 起头,四目相对间,刘丽颖那妖艳的俏脸正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姐——!越来越漂亮了啊!」
 
  情不自禁的感慨着,看着眼前越发白皙妩媚妖娆的姐姐,刘元的目光又不自 觉的看向了那双有幸被姐姐黑丝美腿踩在脚下的粉红色高跟靴,他不知道的是, 此时站在他眼前的刘丽颖已经是白骨女王了!
 
  微不可擦的叹了口气,刘丽颖瞥了一眼自己弟弟两腿之间那撑起的大帐棚, 薄而粉嫩的嘴唇微微嘟起。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心里暮然生出一丝落寞。刘丽 颖白皙的芊芊玉手挑逗般的捏着刘元的下巴,因为脚踩着靴跟长达十厘米高跟靴 的缘故,原本就身材高挑的刘丽颖此时比刘元还要高一点,戏虐的轻声说道: 「看见姐姐回来了,还不跪舔!」
 
  稍一愣神,刘元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顶自己的小弟弟, 低头一看,刘丽颖的黑丝美腿弯曲着,及膝的粉色高跟靴靴口部分与黑丝美腿交 接的地方正隔着裤子摩擦着他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
 
  「姐——!我——!」
 
  「你?你什么啊?姐姐的高跟靴是沾染了灰尘,你就不想跪舔吗?」
 
  对于刘元痴迷于自己美腿玉足的事刘丽颖早就心知肚明了,可她并不感到厌 恶,反而是配合着弟弟。父母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如果不是为了姐弟俩的话, 他们的父母恐怕早就离婚了。
 
  刘丽颖的妈妈是位典型的女强人,多年的打拼后事业有成的她喜欢上了包养 玩弄那些纯情少年!风韵犹存的贵妇到处搜寻着那些十六岁左右的处男,强迫着 他们为自己服务,用嘴、用舌头、甚至是用少年们胯下的小弟弟去满足她的欲望! 
  欣赏着自己弟弟那副欲罢不能的样子,刘丽颖又有些后悔,该带着刘元去见 证自己成为白骨女王的神圣时刻,不知道他到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会不会像那些 人一样跪在自己脚下哀求着白骨女王饶恕他们卑贱的生命,也许不会,因为刘元 知道姐姐舍不得的。
 
  就是刘丽颖胡思乱想间,阵阵酥麻快感刺激下的刘元似乎再也坚持不住了, 他努力的扭动着身体,不想让姐姐发觉自己胯下的异样,可双膝却情不自禁的一 软,手扶着姐姐的娇躯,整个人顺势跪在了刘丽颖脚下。
 
  「靴子很干净啊——!」
 
  呼吸浑浊的刘元脑子里一片空白,虽然从小到大都习惯了与姐姐嬉戏打闹, 也曾经用纸巾为姐姐擦拭过鞋子,可就这样像梦境中那样跪在姐姐脚下还是第一 次,他不敢抬头去看姐姐妖魅的俏脸,只是眼神灼灼的盯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粉色 高跟靴以及靴口之上诱人的黑丝美腿。
 
  「你再仔细看看啊——!」
 
  魅惑撩人的话语萦绕在刘元耳畔,刘丽颖白皙冰冷的芊芊玉手抚摸着弟弟的 脑袋,而跪在姐姐脚下的刘元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后,大着胆子将自己的脸贴合着 姐姐的黑丝美腿,轻轻地蹭着,像条努力讨好主人的小狗一般!
 
  脸感受着姐姐黑丝袜的柔滑,鼻子却刚刚好挨着靴口与黑丝美腿交接的地方, 阵阵熟悉的幽香从靴口内飘散而出,充斥着刘元的鼻息,刺激着他胯下那蠢蠢欲 动的小弟弟!情不自禁的,刘元的脸顺着姐姐的高跟靴一路朝下摩擦着,粉色高 跟靴特有的触感与跪在姐姐脚下的异样快感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就像是在用自己的脸做擦靴子的纸巾一般,刘元贪婪而生疏的用自己的脸顺 着刘丽颖那充满了诱惑的粉色高跟靴慢慢的朝下滑动着,原本跪着的身体也越发 的卑微。直到他的下巴挨着刘丽颖的脚踝部分,他干脆顺势侧着脸,用脸去摩擦 着刘丽颖高跟靴的靴面,隔着高跟靴,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姐姐绝美玉足的弧度! 
  居高临下的刘丽颖俯视着自己脚下表现得无比卑贱的弟弟,看着他的舌头慢 慢的伸出,就在刘元的舌头即将要舔到刘丽颖高跟靴的瞬间,玉足轻点,刘丽颖 一脚将刘元踢开。措不及防之下,刘元仰面躺在地上,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盯着 高高抬起黑丝美腿的姐姐。
 
  「姐——!嗯——!!」
 
  没给刘元哀求与解释的机会,刘丽颖半悬于空中的高跟靴慢慢的落下,紧紧 贴合着黑丝美腿的粉色及膝长靴诱人的扭动着,坚硬的靴底正对着刘元两腿之间 那挺立着的大帐棚踩了下来!
 
  「姐姐的靴子好看吗?」
 
  刘丽颖天生媚骨,再加上已经化身为白骨女王,现在的她一颦一笑间哦度带 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高跟靴轻轻地踩下,隔着裤子感受着刘元胯下的异样, 高跟靴内黑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不安的扭动着,轻微的摩擦间带来的快感更加强烈! 
  「好——!好看——!!」
 
  情不自禁的,刘元张开双手想要将姐姐的高跟靴揽入怀中,可就在他的手即 将要接触到刘丽颖高跟靴的瞬间,嘴角带着诡异笑容的刘丽颖玉足猛的用力一碾! 
  「嗯——!姐——!饶命啊——!!」黑丝美腿带起绝美的弧度,坚硬的高 跟靴隔着裤子直接将刘元的小弟弟踩扁了!
 
  「裤子脱了,让姐姐好好的看看你小弟弟发育得怎么样了——!」
 
  戏虐的笑着,从小到大刘丽颖都喜欢看着自己弟弟那副窘迫的样子,看着他 自以为是的去给女生表白,被拒绝后还被那女生带着男朋友一顿拳打脚踢,刘丽 颖嘴里嘲笑着弟弟,可心里却很是心疼。最后刘丽颖亲自去用高跟靴将那位男生 的蛋蛋踢爆,顺便用靴跟踩烂他的小弟弟,而女生是被她紧绷着玉足将高跟靴顺 着蜜穴完全插进身体里!
 
  本欲挣扎,可刘丽颖却优雅的踮起了玉足,高跟靴用力的左右碾踩着!就像 是有人要活生生的踩烂自己的小弟弟一样,虽然刘元知道姐姐舍不得,可当他哀 求的目光与姐姐深邃空灵中泛着异样威严的双眸对视的时候,他仿佛看见了一位 君临天下的女皇!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似乎多看姐姐一眼就是不可饶恕的死罪一 般,内心异样情绪的驱使下,刘元慢慢的将裤子脱了下来。
 
  抬起美腿,配合着弟弟脱裤子的举动,可当刘元把裤子脱了之后,刘丽颖却 放肆的大笑着。刘元看着自己那被姐姐白色棉袜包裹着的小弟弟一柱擎天的颤抖 着,连忙想要用手去挡着,刚才太过匆忙,忘记将套在小弟弟上的棉袜取下来了! 
  「呦——!你原来喜欢这样玩啊——!姐姐的棉袜是不是让你很兴奋啊?」 
  眉目间的笑意更浓了,刘丽颖与她妈妈一样,无论在外面如何手段残忍,家 始终是最为温馨的地方,她那喜欢玩弄间少年处男包养调教成玩具奴隶的妈妈在 家里却是温婉恬静的贵妇。戏虐的看着刘元,刘丽颖优雅的紧绷着玉足,用自己 高跟靴的前端去拨弄着刘元那包裹在自己棉袜内,一柱擎天的小弟弟。
 
  「姐——!我错了。」可怜兮兮的刘元哀求着姐姐,双眼却死死地盯着那只 正在玩弄自己小弟弟的高跟靴,从小到大,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要故作可怜 的哀求一声,姐姐都会饶恕自己。
 
  「哼——!知道错了吗?那姐姐就要惩罚你咯——!」
 
  高跟靴贴合着刘元的小弟弟,顺势慢慢的踩下,脚法十分熟练的刘丽颖轻柔 的将刘元的小弟弟反踩到了肚子上,隔着靴子感受着那被自己白色棉袜包裹着的 小弟弟被自己踩在脚下颤抖的感觉,玉足快速的前后摩擦着!
 
  「嗯——!嗯——!!姐——!!!」
 
  因为小弟弟是被反踩到肚子上的缘故,刘元那最为铭感的冠状沟部分隔着棉 袜直接被姐姐的高跟靴玩弄着,阵阵蚀骨酥麻的快感顺着小弟弟袭遍全身!那是 极致的享受,刘元情不自禁的呻吟着,身体弯起,双手死死地抱着姐姐的高跟靴, 欲望已经战胜了理智,他用自己脸去用力的蹭姐姐的黑丝美腿,贪婪的呼吸着! 
  高跟靴死死地将刘元的小弟弟踩在脚下,快速的摩擦着,而靴底那泛着金属 光泽长达十厘米的靴跟则是刚刚好伴随着刘丽颖玉足的揉搓一次又一次的接触到 了刘元那低垂着的子孙袋,冰冷的触感带来的是更加强烈的刺激!被弟弟抱着双 腿的感觉也让刘丽颖很是兴奋!
 
  「喷出来吧,知道你忍了很久了——!」俯视着弟弟那副欲求不满欲罢不能 的样子,刘丽颖加快了摩擦的频率,致命快感的刺激下,刘元再也忍不住了! 
  「啊——!姐——姐——!!!」
 
  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着,小弟弟在姐姐的高跟靴下无助的抖动着,一股股浓 浓的精华顺着小弟弟喷涌而出,猛烈的精华沁湿了棉袜,沾染到了刘丽颖的高跟 靴底部,然后以肉也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消逝!
 
  「尽情的喷吧——!刚刚好姐姐有些饿了!」
 
  双眸间泛着淡紫色妖魅光泽的刘丽颖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更加猛烈的摩擦 着刘元那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小弟弟,一股股的精华被她的玉足吸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