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通灵宝玉](06)[作者:mysimsyd]
[通灵宝玉](06)[作者:mysimsyd]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2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秦可卿淫上天香楼
 
  题曰:秦可卿死封五花诰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
 
  话说宝玉又看风月鉴,贾瑞单相思何以身亡。却见宝鉴中现出宁府家宴当日, 贾瑞离了席,偷偷跟在凤姐儿身后,玩了会儿尾行。趁凤姐儿独自一人在园中赏 景时,又蹦出来玩偶遇,言辞轻佻。凤姐儿表面不动声色,敷衍他过去。回到家 中,平儿回报旺儿媳妇送来三百银子利钱,贾瑞使人打听奶奶在家没有。气得凤 姐儿把园子里的事儿与平儿说了,两人大骂贾瑞癞蛤蟆想天鹅肉吃,不得好死! 
  接着腊月里,贾瑞来请安。凤姐儿假意勾搭他,约他晚上在西边穿堂里等。 贾瑞色迷心窍,哪知凤姐儿耍他。在穿堂里吃了一夜朔风。贾瑞前心犹是未改, 又去招惹凤姐儿。凤姐见他自投罗网,又约他夜里在间空屋里等,却暗自点兵派 将。晚上,贾蓉,贾蔷捉住贾瑞,说要拿他去见老太太。贾瑞听了,魂不附体, 各写五十两欠契,又被贾蓉贾蔷戏耍一番,淋了一身尿粪,才得脱身。自此不觉 得了一身病。
 
  想不到嫂子如此美艳动人,手段却那么老练狠辣,看来轻易不能得罪。宝玉 吐了吐舌头。又纳闷凤姐儿平时也不知道哪里的买卖,居然有三百两的利银!自 己若能行经济之道,也分一杯羹则极好。
 
  此时想起镜子背面也可照物,且跛脚道士曾特意嘱咐贾瑞只可照背面。于是 反过来,往镜中一照,只见一美人自缢于悬梁之上,脖子也拉长了,死状骇人, 定睛一看,赫然便是秦可卿。吓得宝玉哇一声扔了镜子:「臭道士,如何这般吓 人!即便劝人戒色从善,又何须用此等妖法。」说完,只道这宝鉴识破他与可卿 的奸情,故而用可卿死状吓他。当下不敢再看那镜子,收起来,出去顽耍。 
  经过贾母屋里,却听得里面有异响。宝玉扒条门缝往里张望,只见秦钟正楼 着一个小尼姑,说说笑笑。那小尼姑生得妍媚,和秦钟倒是般配。正是水月寺净 虚师太的徒弟智能,常随师父在贾府走动,和惜春极熟的。宝玉暗笑,这智能虽 然娇媚,可秦钟哪个丫鬟小姐不能勾搭,偏勾引个尼姑。不好作声,便悄悄离开 了。
 
  夏末秋初,忽然收到两淮林如海的书信,详言自己身染重疾,恐来日无多, 特命接林黛玉回家。贾母听了,未免忧闷,帮黛玉打点起身,命贾琏送她去。宝 玉虽不舍,争奈父女之情,也不好劝阻。择了日期,贾琏和黛玉别了贾母等,登 舟往扬州去了。
 
  且不说凤姐儿贾琏走后每晚间屈指算行程,却说宝玉因黛玉回去,剩自己孤 凄,也不和人玩耍,每到晚间,便索然睡了。不知不觉已交三鼓,宝玉方觉星眼 微朦,恍惚只见秦可卿从外走了进来,含笑说道:「宝玉好睡!我今日回去,你 也不送我一程。因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宝玉,故来告别。还有一件心愿未了,非 告诉宝玉,别人未必中用。」
 
  宝玉听了,恍惚问道:「姐姐有何心愿?只管托我就是了。」
 
  秦可卿问:「往日我教你经济之道,以免日后大厦将倾,你可有用心记了?」 
  「姐姐教的都悉数记在心里,但苦于每月几两例银,没第一桶金,施展不开。」 
  「在天香楼西帆阁厢房床下,有我偷藏的银票两千两,如今你我分别,你可 取来周转。此时若不早为后虑,临期只恐后悔无益了。」
 
  宝玉问:「姐姐好好的,要往何处去。」
 
  「天机不可泄漏。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
 
  宝玉正欲问时,猛听得二门上传事云板连响四下,正是丧音,将宝玉惊醒。 外间人声鼎沸:「东府蓉大奶奶没了!」宝玉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 一刀,不忍「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袭人慌忙来搀扶。宝玉即时要过去看。 贾母不准,一则死了人不干净,二则夜里风大,定要宝玉明早再过去。
 
  宝玉没法儿,心下纳闷,秦姐姐虽有病,但怎说去就去了?迷惑间忍不住将 风月鉴拿出来,便从正面照看。
 
  只见炎炎夏日,秦可卿刚刚洗了澡,头上青丝随意挽了个髻,戴了抹额,身 上系了肚兜,披了件镂花丝褂,苗条而成熟的娇躯在透光的薄纱里若隐若现,纤 细的柳腰上简单缠了条汗巾,使得她饱满的胸脯和浑圆高跷的臀部更显突出。天 热在自己屋里竟索性连裤裙也免去了,斜坐在椅上,两条修长嫩白的美腿交错着。 纵使这副娇躯宝玉已在上面多次享用过鱼水之欢,但再次见到如此妩媚性感的装 扮,还是忍不住咽了几口津液。
 
  秦可卿随手捡了只珠钗,召来丫鬟瑞珠:「日子闷,你且拿这个给蔷哥哥, 我与他有事相商。」瑞珠接过钗,领命出去了。可卿对着镜子薄失胭脂,肘上举 编着头发,露出两段藕臂。
 
  忽听门廉响动,一人悄声进了屋来。「蔷哥哥来啦,怎么这么快?该不是在 路上遇见瑞珠了吧。」秦可卿以为情郎来了,仍拨弄桌上的脂粉,未及回头。 
  那人来到她身后,也不说话,忽将可卿头上抹额往下一拉,遮在眼上。秦可 卿当他跟自己闹着玩儿,嗲声道:「哎呀,好端端的,遮人眼睛干嘛……」。还 没说完,那男人从后面抱了可卿,双手隔着肚兜迫不及待的抓住她两颗奶子,用 力揉搓起来。
 
  可卿被他抓奶的力气给提得站了起来,马上感觉到男人下体贴上了自己的翘 臀,猥琐的摩擦着,粗重的呼吸喷到自己的粉颈上。
 
  「嗯……蔷哥哥……今天怎么那么心急啊,弄得人家全身都躁了……」秦可 卿享受着男人急切的在自己胸部,臀部敏感部位的进犯,身体抵挡不住反应,软 绵绵陷进情郎的怀里。
 
  那人却抽她腰上的汗巾,一圈,将她上臂合身子捆了。可卿以往和贾蔷偷情, 都是你侬我侬,还不曾被这般粗暴的玩弄过。眼睛不能视物,身子又被绑了,反 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啊,蔷哥哥,你这是干什么,快放了人家,」嘴里 说着,身子反不断往男人身上蹭。那男的将她绑紧,一把抱起放到床上。
 
  「作死了,好坏哟,哪里学得这些勾搭人的玩儿法……」从未有过的体验, 让可卿娇羞的扭动着自己身躯。她本就裸着下身,一是为了勾引贾蔷,二是偷情 图个方便,反正也是要被男人扯下的,索性先不穿了。没成想现在在床上一扭动, 双腿一开一和,露出高贵少妇娇嫩的阴户。那人也是看得痴了,分开可卿雪白的 美腿,伸手在大腿上抚摸了一阵,然后手指按在她会阴上,开始搓弄他柔软的阴 唇。
 
  秦可卿感到一阵阵难以忍受的刺激从下体传来,但身体除了弓起便无法动弹, 唯有通过喊叫宣泄这种冲到头部的快感。可卿开始放任的娇吟,浪叫。她伸手想 推开男人的手,却使不上劲儿,那男人反而用手指撑开她两片娇嫩的阴唇,插入 她微微有些湿润的蜜穴,抽动起来。
 
  秦可卿扭动得越来越厉害,但双腿无法合拢,摆脱不了侵入自己下体的手指。 她的呻吟声刺激了男人的性欲,另一只手抓住她胸前熟透的蜜桃,嘴跟着隔着肚 兜轻咬她另一只乳房。「啊~,蔷哥哥,肏我吧,快肏我……」秦可卿情难自禁, 连自己也想不到这么粗俗直接的话,会从自己这个高贵的宁府大奶奶的嘴里说出。 那男人还不过瘾,竟离了可卿的双峰,将脸深深埋在她双腿间,津津有味的舔起 他的嫩膜来。
 
  秦可卿双眼虽然不能视物,但阴唇上除了男人舌头的挑逗,还明显感到这个 男人的长须。「啊,你是谁?」秦可卿终于意识到这个男人绝不是脸庞清秀的贾 瑞,她伸手想推开对方的头,却只能抓到对方一把头发。苦于上臂被绑,根本无 法使力拉扯。
 
  而下体的快感越发强烈,如脱缰野马一般。那男人的舌头像蛇一般向自己的 阴道里挤钻,退出时总是有意勾弄可卿的阴核。可卿很快被快感淹没,根本不管 双腿夹着的男人是谁,只不顾的娇吟,猛的一股阴津控制不住的顺着阴道壁喷了 出来。
 
  那男人得意的抬起头,一手拉开遮住可卿双眼的抹额,一边用舌头在自己嘴 边回味可卿的爱液。「是你?」秦可卿全身颤抖,仍未从情欲中解脱,跪在自己 双腿间的男人,赫然就是宁国府的实权当家人,自己老公的爹爹,贾珍!
 
  那贾珍色迷迷盯着可卿,正要宽衣上阵,忽听屋外瑞珠喊:「蔷大爷登访了!」 吓得贾珍一咕噜爬了起来,略一琢磨,转身出了房,来到外面厅堂坐定端起茶杯, 假装喝茶。
 
  那贾蔷兴冲冲从屋外走进来,冷不丁看见贾珍,吓了一跳:「孩儿给伯伯请 安。」
 
  说着,斜眼儿向屋内偷瞄。
 
  贾珍咳嗽了一声,「你来这做什么啊?」
 
  「孩儿在外久了,特来问候一下堂嫂。」
 
  「放屁!不长进的东西。伯娘长辈倒不见你热心。这宁府里流言蜚语,我避 嫌好意让你搬出去堵他们的嘴,你到好,仗着我宠你,便越来越不成体统了!」 贾珍当头给贾蔷来顿棒喝。
 
  「孩儿知错了。」贾蔷谁都不怕,偏生自己的衣食父母,如何得罪?立马服 软了。
 
  「知错了,就回去吧,」贾珍抓紧打发他走,屋里还躺着个美人儿等着自己 享有呢。
 
  贾蔷无奈,三步一回头,失望的回去了。贾蔷前脚一走,贾珍马上站起来冲 回屋内。
 
  只见秦可卿双腿分开,两只手正在玩弄自己的私处,粉面桃腮,美眸微闭, 身体一扭一扭,发出一声声娇吟。原来刚才被贾珍一阵玩弄,刚湿到要紧处,却 被贾蔷打断了,不上不下的,浑身不利索,忍不住自己弄起来。
 
  贾珍一见差点儿眼睛冒出火来:「好儿媳,你的蔷哥哥不来了,让公公好好 疼疼你。」说着,淫笑着走到床边,脱了裤子,拉了秦可卿一只手放到自己半阴 半软的肉棒上,「小美人儿,快帮公公撸撸。」原来这贾珍毕竟年岁有些大了, 竟不能立马提枪上阵,参与战斗。
 
  秦可卿不敢得罪宁府的当家,又兼被他撞破了奸情,如何拂他的意?下边也 痒得紧,只想快快得个爽快。于是手开始抓住肉棒不停的套弄。贾珍却仍不过瘾, 解了绑可卿的汗巾,跪在枕边,托起秦可卿的头。可卿知他意思,哀怨的白了他 一眼,张开小嘴。贾珍迫不及待的往前一挺,将肉棒插进秦可卿的嘴里。在秦可 卿香舌的爱抚和小嘴的吮吸下,贾珍的肉棒在她手里越来越大,越来越硬。他猛 的拔了出来,重新跪在自己儿媳的双腿间,肉棒自然的顶在了可卿湿漉漉的阴户 上,用力往前一顶,噗一声,没根插入她的蜜穴里,直抵花心。没有外人打扰, 两人再无顾忌,恣意的浪叫宣淫。贾珍抽插了几十下后,两人便双双高潮了。 
  秦可卿躺在贾珍怀里,轻声抽泣。贾珍爱抚着她的美背:「哭什么?唐明皇 不也玩自己的儿媳妇?你我都得了乐子,有什么不好?」秦可卿无奈的点点头。 两人起来穿戴整齐,贾珍想了想,说道:「这府里头人来人往,总不方便的。明 晚你到天香楼去,那里清净。」说完,用手勾起可卿下巴,淫荡的盯着美人儿的 俏脸,「到时再让我好好肏肏你这个小美人儿。哈哈。」秦可卿害羞的别过脸, 把他推出了房。
 
  宝玉看得心惊肉跳,他没想到自己上学的这段时间里,又发生了这么多事儿。 他原以为可卿只与自己偷情,没想到他不在时,秦可卿还是耐不住寂寞勾引了贾 蔷,而且还被自己的公公强占了。宝玉隐约明白了那晚焦大大骂扒灰和养小叔子 的意思,这和唐玄宗,杨玉环的故事倒有几分相似。宝玉急欲知道个所以然,便 又往那风月鉴里看去。
 
  又一晚,这贾珍又约了秦可卿到天香楼鬼混,吩咐瑞珠在楼下把风。两人在 香帐内,金色的床单上翻云覆雨。贾珍把可卿抱实了,压在身下一味抽插,秦可 卿枕着绣花红枕头承欢。那贾珍爽够了,一翻身离美人:「再给我换副膏药。」 
  「属狗的,吃不够?」
 
  「跟你哪有够。」
 
  两人起了身,可卿帮贾珍把背上的膏药换了。
 
  「贾蓉这个膏药啊,越来越蒙事了,」贾珍说道,「说是花钱买他的药,其 实不就是给他送钱吗。」
 
  「到底是父子。」
 
  「你说我这个当爹的,这么给他送钱,他还是为了个什么戒指,把店给卖了。 这回啊,他就是睡大街上,也休想让我再给他拿一分钱。」说完,一看秦可卿的 俏脸,又色迷迷的说:「续上,续上。」说着便来搂抱。
 
  「你不要命啦,」秦可卿推拒着。
 
  忽听得楼下人声鼎沸,一片嘈杂。贾珍一惊,忙起来拿了灯到门口张望,只 听下面一人高声骂道:「不要脸的小奴才,合着主子在这偷人。」说着,啪的响 了一巴掌,听声音正是贾珍老婆尤氏。瑞珠一声惨叫:「太太饶命啊。」尤氏向 周围喊道:「把她押下去,其他人和我上去抓那奸夫淫妇!」说着,几个人蹬蹬 蹬赶上楼来。
 
  贾珍吓得魂飞魄散,从床上随手扯过一件长褂:「唯有冲出去,还有半条活 路了。」
 
  说完,也顾不上秦可卿,长褂往头上一套,开了门便冲将出去。那尤氏一干 人多是自己的贴身丫鬟,本以为楼上的必然避着人往暗角里躲,不曾想遇到个不 要命往外冲的,猛的被贾珍撞灭了灯笼,趁乱冲了出去跑了。
 
  待到秦可卿再想逃,哪里还有机会?被堵在房内,两个婆子一人一条臂膀擒 住了。
 
  只见尤氏满脸怒容:「好你个不要脸的娼妇,竟然敢在这偷汉子!」说着狠 狠的打了秦可卿一巴掌。「说,奸夫是谁?」尤氏恶狠狠的问秦可卿。
 
  秦可卿无言以对。尤氏更火了:「还嘴硬?要不是宝珠扫这天香楼捡了你的 簪子,还不知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在这里快活!那男的跑得匆忙,定留下些什么, 给我搜!」
 
  说着尤氏往屋子里看去,却见床上有件男人的长褂,心里一惊。自己老爷的 衣服怎会在这里?当下尚未细想,扑过去一把拽进袖里:「给我好好搜一下。」 原来刚才贾珍急了,慌乱中竟披了秦可卿的衣服跑了。那尤氏呆立当场,神情忐 忑。待众人一番扰攘,才押了秦可卿去了。
 
  宝玉不禁悲从中来,事情闹到这步田地,贾珍是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尤氏 如何奈何得了他,顶多觉得没脸见人装病不出而已,而秦可卿在府里已是身败名 裂,已失去了地位和声望。想来贾母这边也有所知,故再不许自己去探视了。 
  第二天一早,宝玉急急来到宁府,至停灵室痛苦一番,见过尤氏,尤氏正犯 胃气疼,睡在床上。然后又去见贾珍。那贾珍哭得泪人儿一般:「谁不知我这媳 妇比儿子还要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掌房内绝灭无人了!」众人忙劝道: 「节哀顺变,且商议如何料理才是。」贾珍拍手道:「如何料理?不过尽我所有 罢了!」
 
  那宝玉悄悄离了众人,依秦可卿托梦所言往那天香楼西帆阁而去。到了西帆 阁床底一摸,真的摸出两千两银票。宝玉收了可卿的梯己钱,速速返回。
 
  此时贾府宗亲,秦家,尤氏眷属,都来了。贾珍恣意奢华,几幅杉木板都看 不上。
 
  正巧薛蟠来吊唁:「我们木店里有一副板,叫作樯木,出在潢海铁网山,作 棺材万年不坏。当年先父带来,原是义忠亲王老千岁要的,因他坏了事,就不曾 拿去,现在也没人出价敢要。你若要,抬来罢了。」贾珍大喜,忙谢不尽,即命 解锯糊漆。
 
  贾政劝道:「此物恐非常人可享。」贾珍恨不能代秦氏之死,如何肯听? 
  忽又听闻丫鬟瑞珠,见秦可卿死了,竟触柱而亡。贾珍便以孙女之礼敛殡, 一并停灵会芳园登仙阁。小丫鬟宝珠,甘心为义女,摔丧驾灵。贾珍高兴,命令 下人都称呼宝珠为小姐。宝玉知道,两个丫鬟各觉有负秦可卿,因此这么做。 
  这日首七第四日,早有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打伞鸣锣,亲来上祭。贾珍嫌 贾蓉不过是个黄门监,灵幡经榜上写时不好看,便花一千二百两银子打点,讨了 一个五花诰给秦氏。宝玉见宫里的实权人物在此,有心巴结,也送上五百两孝敬 戴权。戴权满意的回宫去了。
 
  此时贾母內侄史鼎的夫人带着史湘云来了。亲朋你来我往,宁国府街上一条, 白漫漫人来人往,花簇簇官去官来。
 
  贾珍虽然心满意足,但如今尤氏托病,这么多人情往来,下人又没有了约束, 乱糟糟被人笑话,可如何是好?宝玉在侧,问道:「事事都算安贴了,大哥哥还 愁什么?」贾珍便将里面无人的话说了。宝玉听说笑道:「这有何难?我荐一个 人与你料理一个月,管必妥当。」于是走至贾珍耳边说了两句。贾政喜不自禁, 连忙起身:「果然安贴,如今就去。」说着拉了宝玉,便往上房里来。
 
  原来宝玉推荐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嫂子,荣国府的大奶奶凤姐儿。贾珍 求邢夫人,王夫人。二人见贾珍那么劳神辛苦,心中便已活了几分。王熙凤又是 个喜欢揽事,好卖弄才干的,见贾珍如此一来,早已欢喜,便先允了。正是: 
  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齐家。
 
  王熙凤便要协理宁国府,而宝玉怀揣秦可卿给他留下的银票,终于有了一展 秦可卿所托的第一桶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