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通灵宝玉](07)[作者:mysimsyd]
[通灵宝玉](07)[作者:mysimsyd]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3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回 林如海捐馆扬州城
                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题曰:贾宝玉痴别二丫头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宁国府委请了凤姐,府里知道西府里琏二奶奶脾性的,哪敢怠慢。凤姐也订 造簿册,查看花名册。其实不过是明确分工,让下人知道自己的职责,二是赏罚 分明,便将秦可卿的丧事布置得有条不紊了。
 
  这天宝玉正猴凤姐身上要对牌胡闹,忽有人回:「苏州去的昭儿来了。」凤 姐急命进来。原来林黛玉的父亲九月三日巳时没了。贾琏与黛玉送灵去苏州,大 约年底才回来。王熙凤不免交代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宝玉不禁为黛玉担心。 
  且说到了秦可卿送殡当日,公侯伯子男来的人不少,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等 王孙公子,更是不可胜数。忽见一队浩浩荡荡,压地银山一般从北而来。早有传 事人看见,急报贾珍。贾珍不敢怠慢,同贾赦,贾政连忙迎来,以国礼相见。来 者何人?正是北静王水溶。
 
  水溶也听闻贾宝玉的传奇,便问贾政谁是衔玉而诞者。贾政忙命宝玉脱去孝 服,领他前来。
 
  「令郎真乃龙驹凤雏,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未可量也。」
 
  贾政急陪笑道:「赖藩郡余祯,果如是言,亦荫生辈之幸矣。」
 
  水溶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下来,递予宝玉:「初会无敬贺之物,此系圣上亲赐 鹡鸰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贾政与宝玉一齐谢过。水溶回兴去了。 
  送殡队伍,一路热闹非常,奔铁槛寺而去。铁槛寺是宁,荣二公修造,老了 人口便在此便宜寄放。众人各上车马,凤姐因记挂着宝玉,怕他到了郊外纵性逞 强,便命小厮唤他到车前一起坐车。宝玉听了,忙下了马,爬入凤姐儿车上,二 人说笑前行。
 
  不一时到了下处,凤姐便命歇歇再走。众人一同入了庄门内,早有家人将众 庄汉撵了出去。那庄里农户没几间房舍,村姑,庄妇见了凤姐,宝玉,秦钟的人 品,衣服,礼数,哪有不爱看热闹的。宝玉和秦钟到了这乡下地方,凡农庄里的 东西都不曾见过,什么铁锹,锄头,犁,也都称奇不已。
 
  小厮们在旁边一一告知何物。宝玉听了,点头叹道:「难怪古人诗云,『谁 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正为此也。」一面说,一面又进了一间房,见炕上有 个纺车,宝玉又问小厮:「这又是什么?」小厮们告诉他原委。宝玉好奇心切, 便上去拧转作耍,自为有趣。
 
  只见一个约有十七八岁的村庄丫头跑了过来乱嚷:「别动坏了!」
 
  众小厮忙为主子出头,断喝拦阻。宝玉忙丢开手,陪笑说:「我因为没见过 这个,所以试一试。」
 
  那丫头道:「你们哪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瞧。」
 
  宝玉见那丫头脸庞秀美,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因为平时勤做农活,全身上下 曲线突出,身材修长匀称,柳腰高胸,尤其那双臀如蜜桃般浑圆高跷,然脸上不 失少女的纯真。正所谓:
 
  挖姜黎明前,绣花傍晚后。
 
  这些农庄里的姑娘,手脚干练,给宝玉的感觉和那些大户人家的丫鬟,小姐 完全不一样。宝玉不禁看得痴了。旁边秦钟暗拉宝玉笑道:「此卿大有意趣。」 
  宝玉一把推开他:「该死的!再胡说,我就打了。」
 
  这时只听那边老婆子叫:「二丫头,快过来!」那丫头听了,丢下纺车,一 径去了。
 
  宝玉怅然若失。凤姐换了衣服,吃过茶,吩咐旺儿封赏了本村主人。宝玉却 留心看来叩赏的庄妇,内中并无二丫头。一时上了车,出去走没多远,只见迎头 二丫头怀里抱着她小兄弟,同着几个小女孩说笑而来。宝玉恨不得下车跟了她去, 料是众人不依的,少不得以目相送。争奈车轻马快,一时展眼无踪。
 
  走不多时,跟上了送殡大队。入了铁槛寺,贾珍款待一众亲友,至下午三点 才散尽。凤姐忙不完,王夫人等就先回城。宝玉乍到郊外,哪肯回去,只要跟凤 姐住着。
 
  铁槛寺住持色空安排族人下榻,只有凤姐嫌不方便,遣人吩咐水月庵净虚腾 出房子休息。那水月庵因为做的馒头好,就得了馒头庵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 
  且说秦钟,宝玉二人在殿上玩,见智能过来。宝玉见智能儿越发长高了,模 样儿越发出息了,便笑道:「能儿来了。」
 
  秦钟道:「理那东西作什么?」
 
  宝玉笑道:「你别弄鬼,那一日老太太屋里,一个人没有,你搂着她做什么? 这会儿还哄我。」
 
  秦钟笑着说:「哪有这事儿。」
 
  「有没有也不管你,你就叫她倒碗茶给我,就好。」
 
  「这又奇了,你叫她倒去,还怕她不倒?何必要我叫呢。」
 
  宝玉故意逗他玩:「我叫她倒是无情意的,不及你叫她倒有情有意。」
 
  秦钟只得叫智能:「能儿,倒碗茶来给我。」
 
  那智能儿自幼在荣府走动,无人不识。因常与宝玉,秦钟玩耍,如今大了, 渐知风月,便看上了秦钟人物风流,那秦钟也极爱她妍媚,两人虽然没上手,却 已情投意合了。那智能见了秦钟,心眼俱开,走去倒了茶来。秦钟笑着说:「给 我。」宝玉在旁边起哄:「给我!」智能儿抿嘴笑道:「一碗茶也来争,我难道 手里有蜜?」宝玉先抢了吃了,然后便又和秦钟出去玩了。
 
  凤姐到了净室歇息,一个老尼趁机求凤姐办事,说是长安城李衙内看上上了 张财主的女儿金哥,定要娶她。可张小姐已经受了原长安守备公子的聘礼。那张 财主自然想将女儿嫁与李衙内,但守备家不同意,打起了官司。张家便想请贾府 和长安节度云老爷说声。凤姐也是想逞能耐的,开价三千两摆平了此事。
 
  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守备唯有忍气吞声收回聘礼。谁知那金哥知义多情,竟 悄悄自缢殉情了。那守备之子听闻她自缢,也投河而死。只落得张,李两家人财 两空,凤姐独享了三千两,愈发恣意作为起来。此是后话,也不消多记。
 
  且说宝玉晚上见秦钟鬼鬼祟祟出了房,便知有鬼。见他一路趁黑,去寻智能 房中,便跟了上去,扒在窗边往里瞅。只见秦钟吹熄了灯,将智能抱在炕上云雨, 正在得趣。
 
  宝玉性起,偷偷进房,将他二人按住,也不作声。秦钟和智能不知是谁,唬 得不敢动一动。只听那人「嗤」的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不是宝玉是谁?秦钟 连忙起来:「这算什么?」
 
  宝玉笑道:「你倒不依,咱们就叫喊起来。」
 
  羞得智能趁黑跑了。宝玉拉了秦钟出来:「你还和我犟嘴?」
 
  秦钟笑道:「好人,你只别嚷得众人知道,你要怎样我都依你。」
 
  宝玉笑道:「你说的哈。这会子也不用说,等一会儿睡下,再细细算账。」 
  一时宽衣安歇,凤姐在里间,秦钟,宝玉在外间。凤姐怕通灵玉失落,命人 拿来塞在自己枕边。次日一早,贾母,王夫人打发人来催宝玉回去。宝玉,秦钟 哪里肯回,非要再住一天。凤姐小事未曾办妥,多做一天即送贾珍人情,又顺宝 玉心,便答应了他俩。
 
  宝玉,秦钟留到晚间,便悄悄出了房,奔那智能儿的房来。你说这二人为何 千姐姐万姐姐的求凤姐多留一晚?原来宝玉也贪恋智能儿美色,竟要与秦钟共享 一晚。
 
  当下智能正在房中洗茶碗,秦钟跑来便搂着亲嘴,宝玉也不客气,两手在智 能儿屁股上摸来摸去,亲她的光头。那智能急得跺脚:「你们这算什么!再这样, 我就叫唤了。」秦钟求道:「好人,我已急死了,你今儿再不依,我就死在这里。」 
  智能说:「你想怎样?除非等我出了这牢坑,离了这些人,才依你。」
 
  宝玉忙打包票:「这也容易,有我在怕什么?只是远水救不得近渴。」说着, 将智能从后面抱到炕上。那智能百般挣挫不起,又不好叫的,如何抵得过两个后 生,又兼想靠他们离开这馒头庵,少不得依了他们,由得他们胡来。
 
  秦钟将智能的裤子急急扒到膝下,那宝玉将智能的脚踝一手一个抓住高高提 起。
 
  智能头枕在宝玉大腿根部,玉足腾空,粉嫩的阴户被迫撅起来,一览无余的 展现在秦钟面前。秦钟昨天给宝玉搅黄了好事,不上不下的,如今哪能不急色? 挺了肉棒就往智能的蜜穴里插。那智能也是一个懂风月的,见势不能免,便咿咿 呀呀的浪哼起来。
 
  那秦钟一阵抽插,十来下,一声闷哼,扶住智能的胯一阵乱拱,便交了货。 宝玉素来知他身子弱,也不为意:「到我了。」抱起枕在自己胯下的美人儿,搂 着亲嘴。那秦钟累了,伏在一边,不一会儿,竟传出鼾声来,睡着了。
 
  宝玉乐得独自受用,不想搅醒了他,将智能裤子拉起,下了床,抱到榻上玩 弄。
 
  只见智能羞得满脸娇红,接连被两个男人把玩,小尼姑再如何风情万种,也 不觉面红。
 
  宝玉见她娇羞的模样,更是大爱,只见美人长得好似:
 
  绣阁画中仙,桃谷绘里香。
 
  那智能刚刚高潮完,被宝玉锁在怀里,酥麻麻全身使不上劲儿,娇滴滴柔若 无骨。
 
  宝玉把舌头探进她嘴里,不停的往她香舌下面钻,撩拨她:「好妹妹,你的 舌头好软啊,伸出来让哥哥好好品一品。」
 
  智能无奈,闭上美目,怯生生伸出香舌。宝玉时而含在嘴里,时而也伸出舌 头在香舌尖上打转。细腻的触觉,痒痒的让智能全身都躁动起来。宝玉明显感到 怀里美人儿的不安份。他将智能压到榻上,继续品着美人儿的香舌,手解开智能 衣领,伸进去一手一个奶子,手指不停的抠弄两个乳尖。智能不禁有些意乱情迷。 
  宝玉玩够了,才离了美人儿的香唇和娇乳。将智能两个脚踝一手抓住,举了 起来。
 
  智能修长的双腿和浑圆的臀部便像一把琵琶一样,竖了起来,等着宝玉弹奏。 
  宝玉有心耍她:「妹妹的下半身好美啊,刚才秦钟也不知道插在妹妹哪里, 搞得妹妹乱叫呢。」那智能给他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无奈双足被他举着 离了地,毫无反抗余地,便只好嘴上反驳:「哪有这事?胡说。」
 
  「没有吗?」宝玉说着,另一手握个剑诀,两只手指在智能的翘臀上用力乱 戳,「刚才明明插得你欲仙欲死似的呀。」
 
  智能的屁股被他这么戳,又羞又愧,身体越来越性奋:「宝二爷,你这是干 什么呀。不要耍了,饶了我吧。」
 
  宝玉趁她说话,食指用力戳在她腿根的密缝上,隔着裤在智能的蜜穴上点出 一个凹槽。突然的刺激让智能忍不住啊的一声叫出声来。叫声未止,第二下,第 三下接踵而至,更用力,插得更深,最后干脆停在蜜穴入口处一阵阵乱颤。把智 能撩得身子一拱一拱的,强烈的刺激从敏感部位不断传来,又不敢大声叫,只一 声声呻吟,求饶道:「二爷,饶了我吧,受不了了。」
 
  宝玉见智能裤裆处一小片湿迹,不觉更性奋了。放下智能的双脚,手指松开 让智能得到了片刻的喘息。智能躺在榻上,正回味刚才蜜穴被玩弄的快感,忽然 觉得下面清凉凉一片。智能一惊,往下一看,原来宝玉不知哪里拿了把剪子,将 她裤裆煎掉了一大块圆洞!
 
  「哎呀,不要,师傅会责怪我的,」智能忙伸手想要阻止。
 
  「怕什么,大不了多赔她点儿银两便是。」说着拨开智能的手,将她两腿掰 向两侧。
 
  破洞里肥腴的双臀夹出一条深沟,深沟顶端一个粉嫩湿润的蜜穴,再上面是 一撮稀疏有秩的阴毛,像极了一个短口圆胖的尿壶。宝玉不禁看得痴了,用手指 轻轻拨弄壶嘴的花瓣。
 
  「呃~,不要,不要看,」智能害羞的伸手到大腿间,两条美腿本能的合拢, 拒绝男人的挑逗。宝玉哪里管她,粗暴的拨开她的手,一手推开她的腿,另一只 手用肘撑开她另一腿的膝盖,手指又爱不释手的拨弄起尿壶嘴上的嫩辦. 手指的 拨弄越来越快,智能只觉得快感一波又一波的袭来,向全身荡漾开去,荡得她魂 不守舍,只一味的呻吟。宝玉的手指拨开壶嘴,触摸到一粒肉珠,智能突然像触 电一般整个人浑身一震,啊的一声,大腿剧烈的收缩,险些把宝玉夹得弹开。宝 玉如获至宝,这是让榻上的美人儿最销魂最敏感的部位了。智能儿马上感到一条 湿湿热热的东西软绵绵的糊在了刚才的肉珠上,伸手去推,只摸到宝玉的头发。 男人的舌头贪婪的舔尝着这颗肉珠,试图用力的吮吸进自己的嘴里含着,强烈的 刺激让智能不停的摆头,强忍着合拢双腿的动作,既难耐又享受:「宝二爷,不 要啊,脏,那里脏啊。」
 
  「呵呵,正是脏才帮你好好清理吗,」宝玉说着将智能无力的娇躯反转过来, 跪趴在榻上,裤子破损的圆洞被智能修长的美腿撑到高处,让宝玉能更方便的欣 赏那诱人的肉壶。宝玉将中指伸到智能嘴边:「宝贝儿,帮哥哥舔舔。」智能已 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盲目的服从男人下达的指示。宝玉拔出手指,拖出一条长 长的津液。宝玉一手稍微掰开智能的肉臀,然后将湿润的中指对准智能的蜜穴, 一下子插了进去。原来刚才让智能舔手指,纯粹为了润滑而已!
 
  智能全身一震,感觉到自己阴道被异物入侵,又开始不安份的扭动腰肢。随 着宝玉手指越来越快的抽插,下体内传来啧啧的水声,智能兴奋得双手撑起身子, 臀部伴随着手指的抽插前后摇摆,头向上仰,小腿都绷紧翘了起来,嘴里咿咿呀 呀的有如臆语。
 
  「哦,好湿好紧啊,」宝玉赞叹道,「刚才秦兄弟射的都吸在里面了吧?不 愧是刚被开苞的少女啊,吸力十足呢。」轻浮的言辞,被搅动的阴道,和怪异的 水声,让智能再也无法压抑住高潮。臀部猛的抽动,大量液体从壶嘴喷涌而出, 溅了宝玉一手。
 
  「现在可冲洗得干干净净了。」宝玉笑道。正当智能儿还在回味刚才惊心动 魄的高潮,突然屁股又被宝玉拨开了些,一根棒棒顶在了壶口上。好粗啊,智能 一惊,虽然还没有深入,但那触觉就能感到与绣花枕头秦钟完全不一样的硬度和 尺寸。未及智能多想,宝玉双手扶住她的胯,用力往前一顶,卟一声将自己的肉 棒从智能的肉壶嘴里整个塞了进去,感受到阴道内一圈圈一层层的挤压,爽得险 些失了魂魄。
 
  「呃~,呃~」智能发出又长又销魂的呻吟,直接说出了最直观的感觉: 「满了,塞满了。要炸了。」充分的润滑,销魂的浪语,让宝玉迫不及待的开始 快速的抽插,每次都不舍拔出太多,便又急急送进去。频密的撞击智能的臀部, 啵啵声不绝于耳。
 
  宝玉享受着智能的阴道壁不断摩擦着自己的肉棒,撞击智能浑圆的臀部带来 快意的触感。而智能感受到宝玉浅进浅出的肉棒在自己阴道里翻江倒海,伴随而 来的是肉臀被男人频繁撞击的的震动。智能的手臂快要支持不住了,向后伸出一 手勾扶宝玉的大腿。宝玉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借力抽插,更快更猛,嘴里发出性 奋的闷哼。智能被他撞得越来越低,最后全身只能趴在榻上,小腿勾起,只能勉 强抬起肉臀,承受宝玉如打桩般的抽插。宝玉双手撑在榻上,只有下身那小部分 和智能完全结合,享受着肉棒在阴道里的摩擦,及下腹部撞压肉臀的快感。智能 被干得脖子上仰,头无意识的向上一冲一冲的,嗓子里喷出近乎嘶哑的干嚎。宝 玉爱怜的亲吻她的光头,智能终于忍不住了,全身僵硬,屁股一翘一翘的,全身 颤抖,再次高潮了。
 
  宝玉还不知足:「小宝贝儿,我还没过瘾呢。」
 
  「宝哥哥,饶了我吧,」智能哀求道。
 
  「我也快了,一会儿就好。」宝玉安慰道。将智能反过来,屈膝坐在自己档 上,「哥哥明天就要回府了,你就帮帮我吧,让哥哥也乐一乐。」智能无奈,伸 手握住宝玉的肉棒,引到自己的阴道口,手上传来烫手的热度。宝玉那硕大的龟 头一找准了位置,分开智能的阴唇,便迫不及待往上一顶,双手同时扶着智能的 柳腰往下一沉。智能啊的一声浪叫,整只肉棒又轻车熟路的没入她的肉壶之中。 
  智能不安份的在宝玉怀里上下套弄,胸口的肉团在宝玉身上厮磨着。宝玉故 意逗她:「好妹妹,你知道这个姿势叫什么吗?」智能摇了摇头。
 
  「呵呵,记好了,这叫观音坐莲。」
 
  「呸,好端端的玷污菩萨干什么?」智能知道宝玉因她是尼姑,有意拿这个 姿势戏弄她。
 
  「你便是我的小菩萨,我便是要玷污你这个花菩萨。」说着宝玉便亲住智能 的小嘴,双手各抓住她一边的臀肉,用力的上下拉动,开始主导套弄的频率。智 能嘴上应付着宝玉的舌头,上身在宝玉怀里不停的摩擦,屁股和阴道不停的被侵 犯,身上一层香汗,更兼宝玉粗言秽语,只觉得整个人沉溺在欲海之中,什么也 顾不上了。
 
  宝玉呼吸越来越重,智能又一次陷入无意识的状态,头向上仰,不断的上上 下下用整个身体带动着套弄宝玉那让人吃不消的大肉棒。
 
  「宝哥哥,我要飞起来,要飞起来了。」智能越发骚浪,没了人形。
 
  「我也快乐,我的小菩萨,好爽啊,一起飞吧,升天了。」还没说完,一股 阳精冲破关卡,被智能阴户强大的收缩力一股脑全吸了出来。两人僵僵的抱在一 处,完全的忽视周遭的一切,仿佛天地间便只有自己二人一般。
 
  次日,凤姐别了老尼,着她三日后往府里讨信。那秦钟与智能百般不忍分离, 背地里多少幽期密约,不能细述,只得含泪而别。铁槛寺里,凤姐照望一番,宝 珠执意不肯回家,贾珍只得派妇女相伴。后回再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