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回忆与表姐一起的性启蒙][连载三][作者:a413969795]
[回忆与表姐一起的性启蒙][连载三][作者:a413969795]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983
 


  我和珊之间的这些秘密一直就那么持续发生着,过了好几年,其间也没有太 大变化。直到那年。
 
  我们俩半年没有见面,在这半年里,我的身体发生了让我惊奇的变化。我发 现我的阴茎可以勃起到很大了,经常不知道就自己起来了,而且开始长出一些阴 毛了。我第一时间就很想让珊姐知道这件事。
 
  又是夏天,我们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比较多。
 
  我爸买了一台VCD机,这让我很是兴奋了几天。每天放学就是到处找人换 碟片看。每次去集市上卖VCD的摊位,看到摆放的那些包装纸上印有暴露女人 的碟片,下身就会不自觉地硬起来。但是也只是敢匆匆看几眼就走开了。
 
  某一天下课,邻居虎子跟我说他有三级片,他从别人那里要来的,问我要不 要看。对于早就垂涎那些封面女郎的我来说,心情激动的几乎等不到放学了。于 是那天晚上我们在他家欣赏了我这一生第一次的直观性教育,只记得那个片子。 受益良多啊!原来我一直在和珊姐前戏了这么多年啊。那一天阴茎硬的特别厉害, 第一次感觉想要女人的滋味。我心里也更渴望早日见到珊姐了。
 
  珊姐虽然只比我大一个月,她的心理成熟却比我早很多。尤其在男女之间性 的方面,想来一直都是她在引导着我往前迈进。
 
  这一年的秋收时节,天气刚刚有些凉爽的时候,终于见到想念了半年的表姐。 珊姐要求二姨带她来我家玩,我们那里小学每年都有放秋假,其实就是在农忙时 给师放的假。珊姐趁秋假来我家住了几天。这次见面,给我的感觉和以往的那些 年完全不一样了。
 
  吃过晚饭,我俩来到了我家的平方顶上看星星,铺了张席子,我们就那么躺 在一起。我记得很清晰,珊姐当时跟我说:「过来,吻我」。我听话地靠过去, 我们就这样实现了第一次亲吻。虽然只是嘴唇碰嘴唇,那感觉真的记忆犹新,终 身难忘。当我们分开互相紧贴的嘴唇,珊姐问我:「你吻过别的女孩吗?」我: 「没有,今天是初吻。」珊姐一笑,又吻了过来,珊姐的舌头很灵活地进到我的 口中,软软的,滑滑的,可能是幻觉我感觉还有些甜甜的像是在吃果冻。珊姐的 胳膊很用力地抱着我的脖子,我就一直配合着珊姐,那么过了好久好久,我们才 分开。分开以后,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珊姐看到问我:「什么味?」我:「没 味。滑滑的像吃果冻。」珊姐:「那我想吻你了,我就说吃果冻,你就明白了, 好不好?」。从那以后,「吃果冻」成了我和珊姐之间的性暗语。直到现在,有 时候我网购果冻给她邮过去,珊姐收到后就会给我发来信息骂我流氓,这是后话, 如果有人愿意看下去,可能会写到现在的近况。只是近几年的事情我暂时还忘不 掉,也并不急着记录下来……跑题了……
 
  回到当时,当我们还想以前一样互相抚摸时,我意外的发现珊姐的胸已经有 些发育了,有了小小的突出。而且我在她碰到我的阴茎之前就已经勃起了。 
  这次的抚,我把经历都集中在了珊姐刚发育的胸部,对于我,那还是没有接 触过的新事物,珊姐则对我那坚硬异常的阴茎爱不释手了。
 
  玩弄了一会,珊姐握着我的阴茎问:「怎么变的这么大了?」我明知自己还 小,故意回答她:「不知道,今年一想你就变这么大。是不是变这么大就是和大 人一样了?」珊姐:「不是,你这还不够大。还要变黑才算大人。」「你见过几 个大人的?都很黑啊?」珊姐:「就见过你姨夫的。别人的没见过。」「姨夫怎 么给你看这里?」珊姐:「我偷看到的。」「怎么偷看的?」珊姐:「半夜里他 们日逼的时候,一起看黄片。你姨夫起来换片子,我看到的……」珊姐沉默了一 下接着说「很长,很黑,头很亮。」我:「什么头很亮?」珊姐捏着我因为说话 变得半软的阴茎龟头:「就是这里,你的还没有长出来。」我特别好奇,为什么 二姨他们会挡着表姐的面。「你跟我讲讲,他们怎么日逼的。你看到什么了?」 珊姐:「你问这些干嘛?」我撒娇「我想听嘛~ 」。珊姐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看 着我说:「你摸摸我下面,我给你说,你一边听一边摸。」我马上把手从胸部转 移到了下面,入手处竟然摸到了很多毛发,我惊奇道:「你长毛了?」珊姐: 「早就长了,去年就有了,你没摸到吗?」我:「没有啊!」珊姐:「没事,你 摸摸我把,很舒服。」我慢慢揉捏着她的大阴唇。珊姐呼吸一下加重了好多。珊 姐:「你别把手指插进去。在外面摸就行。」我催促她:「快说啊!你怎么看的?」 珊姐白了我一眼:「她俩做的声音把我吵醒了,我就眯着眼看……你姨夫躺着, 你二姨坐在上面动……他们一边弄一边看电视,我看电视上的人也在那样动,我 就知道那是放的黄片了……过了一会电视停了,你姨夫就下床去换,我就看到了, 特别长,软软的,一走路晃好几下,下面的两个那个也很大。」我:「他们没发 现你偷看吗?」 .「没有,我装睡着了,翻身他们都不停。」。我一听好佩服珊 姐的定力。竟然能够用伪装术骗过敌人。
 
  当我还要继续往下探讨的时候,我妈在院子里喊我们下去洗刷睡觉。珊姐: 「大姨你们睡吧,屋里热。我们玩一会就下去。」然后她坐在我旁边,专心地帮 我撸起来,手法比以前好了很多(后来她告诉我,她半夜看见姨夫放那些光盘的 地方,白天经常自己在家偷看)中间她还下去拿来一杯水给我洗JB然后了一会, 那感觉真是生平第一次,从来不知道还能这么玩。在表姐温软的小手的下,一股 特别的感觉涌向下体,射出了我的处男精,奇怪的的是表姐竟然早有准备,她早 就知道我会射精,而我自己都不知道啊。我紧张地看着表姐,还没有回过神来, 她略带笑意地看着我问:「舒服吗?」。「舒服,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弄。」我 拿身边的树叶擦了擦坐起来。表姐:「那你来亲亲我吧!」我犹豫道:「那么多 水,脏不脏啊?」表姐:「不脏,我来之前在家里洗澡了。你闻闻~ 」我闻了闻, 确实没有我想象的尿的味道。珊姐把短裤退到小腿平躺着,我在一侧慢慢凑近。 以前见过这里很多次了,这次我看到了阴阜上的黑黑的绒毛,让我感觉好像面前 换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个小表姐,而是一个女人了。我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一下一下顶得我喘不过气。
 
  珊姐自己伸手扒开了她嫩嫩的小穴,借着远处的灯光,我看见里面泛着水光 晶莹剔透,像是水晶做的。我不知道亲哪里,扭头看了一眼表姐。表姐会意,用 手指摸着阴蒂的位置:「你亲亲这里。」我慢慢贴上表姐的阴阜,伸出舌尖慢慢 舔着阴蒂和小阴唇。表姐呼吸明显重了很多,还不时嗯~ 嗯~ 地叫出声来。我: 「这么亲,舒服吗?」表姐:「恩~ 舒服,你再往下一点,用舌头比较更舒服。」 我再次俯下头去舔弄表姐的小穴,她屁股一下一下地往上用力,让我贴的更紧。 我怕我的牙会碰到她就躲着。有几次她按住我的头停十几秒再让我继续舔她的小 嫩B。珊姐这样又让我亲了一会,好像是她顶的有些累了。我们就收拾衣服下去 了。
 
  已经晚上十点半了,我妈还在屋里看电视等我们。唠叨了几句就让我去睡了。 我妈问珊姐:「姗姗,你还跟你弟弟睡吗?」。表姐:「不要,他睡觉不老实, 我要睡姐姐那屋。」那年我姐出门去了外地,珊姐主动提出睡我姐姐的床,她是 为了防止大人起疑心,如果还要和我一起睡,可能事情就暴露了。
 
  表姐在我家住了3天,我们每天晚上都到房顶上互相爱抚口交一次。第二天 晚上我们在互相亲亲之前珊姐给我洗JJ,往下翻包皮的时候,珊姐突然放手吓 得坐在一边,水都洒了一地。我还不明所以,珊姐疑惑地看着我,问:「不疼吗?」 我:「不疼啊!怎么了?」珊姐:「你那里坏了,破了一个大口子。特别大!真 的不疼吗?」听她这么一说,我也挺害怕,我心想不会是玩出事了吧?要是真玩 坏了要上医院的话,可怎么跟我妈交代啊。搞不好这事就要曝光了,那可就坏了, 我还想和珊姐一直玩下去呢。
 
  于是我自己把包皮往下一拉,我的天!龟头旁边真的有个大口子,可是我怎 么不疼啊,也没流血。珊姐凑近皱着眉,又看看我,好像要哭的表情。我试着想 扒开看看清楚,这一扒不要紧,那口子彻底开了,我听见珊姐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个口子一直开了一整圈,漏出了冠状沟,里面还有一点脏东西。用水洗了洗, 我就明白是包皮要打开了,现在的JJ就像那些大人的一样了,只是型号小一点 . 珊姐又看了几眼,也跟我说:「对了,大人的JJ就是这样的。」说着她伸手 摸了龟头下面一下,刚刚才见天日的小东西太敏感了,我实在受不了那酥麻入骨 的刺激,不让她摸。珊姐说:「那洗一洗,我再亲亲他吧?」我自己扒着,她给 我一点一点洗,洗完后靠近闻了闻,没说话,就一口把我含住了,刚被凉水冲完 的JJ,被珊姐这么一吸一舔,没有一分钟,我就受不了了。珊姐用手接着我的 精液,可是射的好远,有一些都掉到房顶外面去了。
 
  经过了这次珊姐给我的洗礼,后来在学校和别人再聊起来那些大人看的电影, 看着他们漫天瞎猜,互相探讨女人的时候。我就会自己在心里默默回味和表姐那 几天的性福。
 
  随着我们慢慢长大,见面次数越来越少。家里装了电话以后,珊姐经常在她 家没人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她最多的就是质问我在学校里有没有喜欢的 女生,我那时认真观察过班上的女生,像珊姐那样开始发育的女生少到几乎没有。 而且也都没有珊姐漂亮,珊姐皮肤很白,生的俊俏,不像农村人。可是梅姐(之 前有提过,请自行查阅,查阅完别忘了留个言顶一下,谢啦~ )那么黑,我那时 怀疑是不是二姨和三姨换孩子了,好多年后我才想到两个姨夫的肤……好吧~ 都 是亲生的……而且毛发也大不一样,珊姐小穴虽然粉嫩,阴毛很浓密,分布在阴 阜上最多,大阴唇两侧也有不少。我和梅姐虽然没发生实质的性关系,但是我们 之间也互相见过对方身体几次了,我发现梅姐的毛稀少,只有阴阜上有一小撮, 只有霞姐最旺盛,简直能把我埋进去,蓬蓬的一团,和霞姐洗澡的时候我都拿霞 姐的毛毛当海绵用来给沐浴露起泡泡。(⊙o⊙)…又跑题了……
 
  到了县城上中学,我第一次长时间离开家自己住。表姐比我晚一届,她让我 在县城等她。她的目标就是第二年来和我一起。那样就能天天见面了。我也等待 着那一天的到来。
 
  这一年,我很努力地学习,从刚来时候的班级30多名进了前10。父母亲 戚都很高兴,过年的时候在姥姥家,他们都指着我跟珊姐说,要好好学习,明年 你也去那里。珊姐只是看看我,眼神很温和。这年过年的几天我们俩没有发生什 么,因为人太多,没有机会。我看珊姐没有叫我「吃果冻」,我也没好意思提出 来。
 
  半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们学校是自己出卷子自己招生的。比统一的 考试早一个月左右。我们放假腾出来教师给来考试的小们。放假那天我没有回家, 那时候还是用的112电话卡给家里打电话说不回去了。在这里陪表姐考完试, 下个星期再回家。他们从考场出来时,我见到了久违的珊姐,头发长了很多,带 着发卡,穿着裙子很迷人。二姨带我俩吃完了饭,说她要去超市给姨夫还有表哥 买姨夫,问我们要不要跟着,我们当然不去。二姨让我们回学校等着,约定放学 铃响的时候在校门口集合。
 
  我兴奋地拉着珊姐在校园里到处转,领她到我的宿舍玩。珊姐很忧心地跟我 说她怕考不上,很多题她都不会做。我告诉她没事的,考不上就让姨夫出点钱, 就让来了,这是私立学校,给钱就让来的。因为放假,学生基本上都回家了,我 带珊姐回到我的宿舍里休息。我们一起躺在我的床上的时候,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们这一年的时间里都没有做过那些了,这次突然的机会,让我俩都有点来不及。 
  我们手拉在一起,互相搓着对方的手指,却都不敢开口。我听见心跳声,不 知道是我自己的还是珊姐的。但是她的呼吸就在耳边,很热。
 
  我:「热吗?我把风扇打开吧?」珊姐:「不用。风扇有声音,要是有人过 来会听见的。」「哦~ ……」又是沉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过了这么多年,在表姐面前,我还是不 能成为那个主导的人。果然还是珊姐先爆发了:「我想上厕所,刚才喝太多了, 都怪你,要了豆浆又不喝了。」我下床:「这是男生宿舍,怎么办?」珊姐: 「你去看看有没有人。」我们宿舍住三楼,我跑到厕所一看,靠!一个家伙正在 蹲大号。回去禀告了表姐,并表示我可以去二楼和四楼看看有没有人。她却说: 「算了不去了,就在这里吧。」「吓!这里?!这是我宿舍啊。你怎么尿,你又 不能像我一样从窗子往外尿。」珊姐:「笨蛋~ 用东西接着,再倒掉不就行了。」 「那用什么接啊?」珊姐:「你快找,我要憋不住了。」然后珊姐把裙子一撩, 露出了一个红白相间的内裤。我拿来自己的洗脸盆,珊姐把盆放在地上就蹲在上 面尿了,真的是憋太久了,珊姐一边尿尿一边脸红红地仰脸看着我,骂我:「都 怨你,差点就尿裤子了。」「你又没穿裤子,顶多就尿内裤上,正好脱了留着给 我。」珊姐:「给你了,我穿什么回去?」「光着呗,还凉快呢。」珊姐站起来 作势要打我,我站着没动,手到了脸边停住了。珊姐发现我盯着她看,她咬了咬 嘴唇,用那只本来要打我的手摸着我的脸揉了揉,问我:「你想要它干嘛啊?」 我故意作可怜状:「这么长时间见不到你,想你的时候只能自己用手摸。那时候 就想,要是有你的一个内裤也行啊。」珊姐微笑看着我慢慢靠近,她翘腿在我嘴 唇上叮了一下:「去把盆到了,端点水回来。」
 
  我不知她要水干嘛,也没问她,我就去把盆刷了,端了半盆水回去。珊随后 姐把宿舍门插上,把阳台门也关上了,然后她爬上了我的床。我的床是进门右手 边的上铺,珊姐往上爬的时候我发现珊姐裙子里面内裤不见了,她躺了下去,然 后跟我说:「我来过那个了」我:「来过哪个?」「就是那个!女人长大了都来 的那个。」我:「哦~ 就是流血的那个是吧?」「嗯~ 」我:「疼吗?」「不疼,
 没感觉,就流出来了,裤子上都是血。」「你害怕吗?」「嗯,后来知道了就不 怕了。」她停顿了一下又说:「你洗洗吧,我想『吃果冻』了。」我一听赶紧脱 了衣服,把自己洗干净爬上了床。我以为这一年中都没有机会,珊姐想让我给她 亲亲妹妹了,可是她没让我亲。珊姐把裙子掀开,漏出了光洁的双腿和她的秘密 花园,趴在我耳边说:「想要我吗?」我使劲点了点头,心中呐喊,老子今天要 艹逼了!珊姐面色通红,盯着我的眼说:「你上来吧,慢点。」我:「那你要是 疼就告诉我。」珊姐:「嗯,慢点就行了。」
 
  我起身来在了珊姐的双腿中间,我半蹲半跪着,把已经完全充血胀大的阴茎 扶正,用手拿着用龟头慢慢摩擦珊姐的阴道口,往前刚要进入,我看见珊姐眉头 一皱,我又退缩了。珊姐:「没事,你进来吧」我慢慢往前,几乎是以毫米为单 位慢慢往里进入,一直到龟头都进去了。珊姐紧咬着嘴唇看着我,满脸潮红,而 我也满头大汗。她让我趴在她身上,我趴下的一瞬间,珊姐屁股往上一顶。我听 见珊姐闷哼一声,我知道,这一刻,我们都经历了蜕变。
 
  ……割一下……
 
  又是一下午的回忆,虽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还原对话,但我可以保证百分百 的经过和百分之九十九对话都是当时发生的。有偏差,也只是一两个词句。其实 还有一些没写的,比如那次捉迷藏我俩躲在柴火堆的空隙里互相爱抚,被人找到 了。但是他们看不见我俩,我们不出去继续亲吻抚摸。还有考试那天我们学校操 场的另一半是荒地。荒草比人都高,我俩出来宿舍后又进去弄了一次,毕竟放假 了没人,任性。
 
  以后还有很多我们后来上学那两年发生了性福时刻。梅姐陪伴的大学生涯。 毕业住在霞姐家的那两年。希望多多支持。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艾尔梅瑞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